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专题 > 海南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题网 > 探秘太平间承包人:一人名下十余辆黑灵车

探秘太平间承包人:一人名下十余辆黑灵车

2014-04-14    点击:

逝者还未火化,仅在医院太平间就花费数千甚至数万元,不少家属悲痛之余回过神来都会感叹“死不起”。北京青年报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,凭借个人承包太平间的垄断地位,黑车、寿衣、花圈、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翻倍销售的暴利背后,还有一张让医院太平间成为私人摇钱树的神秘网。

   太平间额外收费项目达17项

   年近五十的河北人老郭(化名)已经在通州某医院太平间和死人“打交道”六七年了。他操着口音对北青报的暗访记者介绍说:“不论是在家中或医院去世,一般家属都会将其送到太平间停上3天或5天再去火化。这三五天啊,单我这儿额外的项目就有17项,要啥服务就有啥服务,想花多少钱都成!”

   老郭说得一点儿都不夸张。北青报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原本按规定只有“存尸”、“运尸”业务的医院太平间从本世纪初开始进一步扩大服务范围,有关部门曾经将之概括为“社会化管理”。如本市某三甲医院曾于2006年向社会招标管理太平间,当时参与竞标的单位有八宝山殡仪馆、东郊殡仪馆和昌平殡仪馆,最后中标的是东郊殡仪馆。合作条件是,东郊殡仪馆每年向医院缴纳16万元管理费,这里面包括殡仪服务用房、冰柜等硬件设施使用费用和医院的管理费用;殡仪馆负责太平间、告别室、家属休息室的内装修;太平间服务项目和价格要符合民政部门要求,并要求价目表上墙。

   应该说,上述管理模式是一种理想化的标准社会化管理模式,但在实践中,当下大部分医院太平间都已经从“招标”渐渐转为“对外承包”,在提供丧葬一条龙服务的幌子下,靠出售高于成本价10倍至20倍的丧葬用品和服务牟取暴利。

   “想花多少钱办事啊?”老郭一边向记者“老练”地发问,一边为记者熟练地写下一份遗体火化前所需项目的价格表。除了用车、寿衣、骨灰盒的费用外,老郭这份手写价格表上显示,服务站可以向家属提供的基本服务,既包括存尸3天90元等发改委列出指导价的官方项目,还有消毒50元、解冻100元、阴宅供桌400-600元、棺罩120元、冥币30元一捆等附加项目,多达17项。“一般中档左右的也至少要花5000元左右,一两万元的高档丧事也办过,比方说车的好坏,纸棺还是木棺、寿衣等都能拉开档次。灵车也是花钱的‘大头’,有金杯、奔驰、别克、卡迪拉克,价位从600元到3000多元。”

一些项目收费装入私囊

   北青报记者在暗访中了解到,很多医院的太平间名义上是殡仪馆的“服务站”,实质上就是殡仪馆派人把太平间的经营权全面“承包”,承包者可以自己组织经营“团队”,自己“设计”服务价格。

   老郭透露,所列收费项目的绝大部分都要上交给一位王姓老板。“我每月只有1200元工资,”他直白地说,自己还能挣点抬尸费,“比如从病床运到太平间要收费300元,这钱我和搭档俩人分一下,这是我们公开的‘规矩’。”北青报记者假称家属还没选好墓地,老郭热情地找出三份墓地的广告册,并在每一份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,“你给他们打电话提我,也许能给你优惠,我也能叫车带你去看。”

   服务站贴有神秘电话表

   在老郭的办公桌上方贴着一份联络表,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这个表上面记录着9家医院太平间的管理团队,总计20余人的手机号。老郭坦言,电话表上的这些医院驻站太平间跟他本人都同属于“王老板”管。

   北青报记者拨通“王老板”的手机,他表示自己是一家殡仪馆的正式员工,派驻负责太平间殡葬服务工作。随后他以正在外地不便接听电话为由婉拒了采访。

   联络表上另一家殡仪馆驻西城某医院服务站负责人老石(化名)向北青报记者确认,“王老板”确实是殡仪馆的正式职工。老石透露,自己与王老板的关系是雇佣关系,每月工资由王老板负责发,“他实际上是这一带太平间的总老板了。”

   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根据医院规模不同,一个医院太平间每年的承包费在几万至十几万之间。而每年的收益,至少在几十万以上。一些医院与太平间承包者达成约定并收取管理费后,坚决禁止外面寿衣店的人进病房抢生意,如果出现尸体外流甚至要追究保卫科和病房护士的责任,因此有的医院几乎95%的病人去世后,都会停到太平间。这样形成了一种利益链条的同盟关系。

  管理部门闭口不谈

   对于上述情况,管理部门作何考虑?有关管理部门指出,事实上,医院太平间已经成为承包者的盈利行业。在太平间的背后,是一个长时间、深背景、多层面的隐蔽利益链条。虽然近年来有关部门曾表示要研究管理,甚至曾推出过行业指导价,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相关部门内部、各部门之间意见难统一,导致目前市场不够规范。

揭秘

   太平间承包人:一人名下十余辆黑灵车

   张生(化名)从事了十年殡葬服务工作,是受雇于一位太平间承包人的“业务经理”,分管几个“片区”医院的太平间。日前,经北青报记者多方努力,张生最终透露了承包太平间的“潜规则”。张生说,家属们对殡葬行业不了解,而且由于当时的特殊心情,大多不会太计较太平间的收费。这才是承包获利最根本的原因。另外,监管方面的混乱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  张生以一家殡仪馆承包京城26家医院为例,实际上只有3名该殡仪馆的员工被派驻管理,其中最多的一个人承包着13家医院的太平间。

   仅由殡仪馆派出的三名员工管理26家医院太平间的殡葬业务,这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,因此像老郭、老石、张生这样的人也就成为“老板”手下不签劳务合同的员工。据张生透露,仅他老板手下就有50多人,但这些人多则干了10年,少的也有两三年,但谁都没有签过劳务合同,更别提社会保险。

   “像老郭那样的一线打工者,各种灰色收入算下来也能挣个三四千,如果医院尸体量大,仅靠运尸就挣个六七千元也没问题。我们这帮人的工资,你说是从哪出的,还不是逝者带来的。”

   张生说,圈子内部中层管理者中既有副总的头衔,也有业务经理、办公室主任、车队队长等不同分工。

   除了各站站长带着两三名站员,中层管理者有的是老板的同学,有的是老板的表弟,有的站长之间是兄弟关系,可以说各方之间都有关联,也就形成了一张网。

   此外,灵车收入也是一笔进账,“整个殡仪馆就给我老板派了两辆正规灵车,但我们这边的车队有十几辆车都是老板的名字,说白了这些都是黑灵车。”张生透露,通常有家属要求太平间服务站的人派车去殡仪馆时,工作人员都会推荐使用这些黑车,但凡家属有经验要求派每公里5元收费的正规灵车,工作人员会假装给殡仪馆打个电话预约,然后以约满了、没档期为由拒绝家属的要求。而在办理丧事的忙乱中,很多家属也没有时间纠缠这个问题,很快就改为预订黑车。

   “正规灵车主要是金杯、福田,从宽街医院到东郊殡仪馆,通常收380-430元,但黑车就是别克、假奔驰(国产车换标),裸车跑一趟至少收800元。车内装饰通常用花拍子、鲜花围床,成本最多也就400-600元,随随便便就能多收1000-2000元。”记者 李佳